相关文章

长沙会计培训班认为税收调控公平依赖于房产税改革考虑地区差别

长沙会计培训班认为税收调控公平依赖于房产税改革考虑地区差别

长沙会计培训班认为税收调控公平依赖于房产税改革考虑地区差别

长沙会计培训班认为,房地产税改革考虑地区差别基本吻合十八届三中全会对财税体制改革的基本定位。今后的财税体制改革将围绕优化资源配置、维护市场统一、促进整个社会公平三个基本方面开展,最终实现国家长治久安。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明显的区域性—广州、上海、北京等地的房价很高,但是一些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因此,未来房地产税的征收要因地制宜,考虑地区差别,给各地监管部门比较大的自主权,根据地方的情况做出决定。

房地产税改革考虑地区差别基本吻合十八届三中全会对财税体制改革的基本定位。今后的财税体制改革将围绕优化资源配置、维护市场统一、促进整个社会公平三个基本方面开展,最终实现国家长治久安。房地产税改革考虑地区性差别,将有助于实现上述目标中并促进整个社会公平公正。

在解决收入分配问题方面,房地产税有两个重要功能,一是解决整个社会成员个体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问题,也就是通过对居民房产,当前情况下可能是对多套房征税,征收房地产税以实现对居民财产性收入进行调控,缩小整个社会成员之间因财产性收入不同造成的贫富差距。

二是解决国家和整个社会成员之间的收入分配问题。征收房地产税,实际上是对土地资源以及土地资源附着物的课税,这一课税性质类似资源税。在国家土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国家通过房地产税参与对土地资源收益的分配,按照简化税制等要求,对于强化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能力、推进国家治理能力和体系现代化提供财力支撑,这就是房地产税在促进整个社会公平方面的最重要影响所在。

按照税收运行规律,房地产税要发挥调节收入分配功能,最重要的是税制本身的公平公正。如何做到房地产税税制设计公平公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一个基本问题必须考虑,就是地区发展的差距问题对公平性的影响。对于房地产税,笔者认为在承认地区发展差距的基础上,按照地区实际建立房地产税税制,是实现纵向公平的重要保障。

如在房地产税税率设计方面,由于广州、上海、北京等地房价和收入差距比中西部地区房价与收入差距更大,因此宜采用相对更低的税率,即使这样从缴纳税额的绝对数来看,广州、上海、北京一年缴纳的房地产税要大于中西部地区,因为广州、上海、北京一套100平米的房子,价值都在两百万以上,有的地段甚至达到四五百万,按照0.6%当前试点地区税率,200万一套的房子缴纳房地产税也达到1.2万元,同样面积的房子,中西部地区由于价值低税负也轻。

当然,长沙会计培训班认为中西部地区收入比广州、上海、北京等地低;其实,收入与消费水平是有关联的,广州、上海、北京收入高消费也高。同时,在解决整个社会公平公正的制度建设方面,目前最要紧的应该是解决同地区、同行业之间的公平公正;至于地区性差距,不是很快就能解决的事情。

民众对房地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虽然房地产税并不是房价杀手锏,但对于房价影响还是有的。如果推进房地产税改革考虑到地区性差距,在国家统一立法的前提下,赋予各地监管部门一定的税率确定权、减免税权等,这样就让各地监管部门根据地区发展实际运用房地产税有针对性的对房地产进行调控,实现房地产资源的优化配置。